第20章 監視

類別:歷史軍事 作者:無敵豆腐 書名:遠東大丈夫
    梁贏幾人步入這座偏院,在孫明和張遠、秦小憐三人將牛車上的家伙什都拿到了別院的房間后,梁忠在將那牛的韁繩捆在了院子中的一棵大棗樹樹干后,也便開始去幫孫明三人的忙去了。

    見梁贏這邊都在搬行李了,于誠也就對梁贏一抱拳道:“大人先在這里歇下,一(日rì)三餐不用管,自有卑職遣人送上!

    梁贏點點頭,沒說什么。

    隨后,于誠這邊也就退回去了,只不過在于誠走出了這座偏院,并關上了大門后,于誠對手下一名家丁道:“在這里,給我看著他們!

    “是,大人!蹦羌叶∶。

    這座偏院內。

    梁贏看過了這里里面的房子后,這里面有廂房,也有好大幾間偏房,算起來,的確如于誠所說,這里的確是可以同時住上十幾號人的。

    而且這座偏院,可以說設施上也都很齊全,家具、(床chuáng)了啥的都有,甚至被子都備的齊全,只要人一來就能在這里住下。

    可以看出來,這座偏遠是供客人小住用的。

    只不過,剛才于誠說以后一(日rì)三餐,也會按時送到這里來,梁贏雖說不相信于誠真敢這時候對自己不利,但是防人之心不可無。

    于是梁贏對已經都收拾停當的幾人,特別對梁忠道:“你們都收拾完了吧?嗯,雖說剛才于誠(一起走進百戶官邸后,于誠告訴梁贏的名字)說了,他會給我們安排一(日rì)三餐,但是防人之心不可無,忠叔,天馬上要黑了,你現在得趕快趕著牛車去將我們以后的吃的米面茶油啥的,都買過來,以后我們自己開火!

    “是,少爺!绷褐颐Φ,于是走出了房間,解開韁繩,牽著牛車就出去了偏院。

    在梁忠出了偏院后,敏銳的察覺力,頓時就發現后面不遠處有人在監視自己,但是他表面上并沒有露出什么(情qíng)緒,只是牽著牛車出了百戶官邸。

    “嗯?劉老三,我不是讓你帶著人在那梁贏的偏院監視他們的嗎?你怎么又回來了?”

    在于誠的房間中,于誠坐在椅子上,正在享受小妾,給他按摩著肩膀,這時見到那自己的親信家丁,劉老三又急急忙忙地趕了回來,頓時,于誠直接就問道。

    “稟報大人,我剛才看到梁贏自帶的一個人,趕著牛車出去了,小的已經是派出一人去跟著他了,保證對他的行蹤了如指掌!

    劉老三當即諂著媚,對于誠匯報(情qíng)況道。

    “嗯?這天都快黑了,他那個家仆出去干什么?嗯,劉老三你做的好,等人回來了,再跟我說一聲,他的去處就行了!庇谡\當即說道,不過在他說到最后,那小妾的按摩好像讓他不甚滿意,于是說到:

    “哎翠兒,你往下面多按按,哎對,就是這兒,嘶~~哎喲,舒服!~~”

    那劉老三退出者房間后,又走出好遠,見四下沒人,就朝著地上的草叢中,狠狠的吐了一口濃痰,低聲罵道:“真他娘的**!”

    隨后,他又想到,如果那大人的小妾是自己的,那該是何等的美妙的事(情qíng),這樣想著,不(禁jìn)嘴角上翹,邪邪的笑了起來,隨后便是哼著不知名小調,又去梁贏的偏院附近,去干特務去了。

    大概在過去了小半個時辰的時候,梁忠架著牛車,又重新回到了百戶官邸,他的進出,都沒有人百戶官邸的家丁、下人攔,因為都知道這是真正的正六品的百戶官的仆從。

    而且副百戶官于誠也并沒有下這樣的命令,自然,這時于誠自己也沒這個膽子,他只敢“挾天子以令諸侯”式的,用這種類似半軟(禁jìn)的方式,向整個百戶所傳遞的一種信息便是:在這個衡山百戶所,自己才是真正的話事人,能做主的!

    所以,他肯定不會做出真軟(禁jìn)的事,如果真軟(禁jìn),那這事就大發了,上面查出來后,就算他有個當千戶的姐夫,也不會有什么好果子吃。

    當梁忠趕著牛車,再次又回到了他們的那個偏院中后,見梁贏他們正在院子里等他,梁忠跳下牛車,將韁繩拴在了棗樹上,便快步來到梁贏的面前,道:

    “少爺,您交代的我都買回來了!

    “嗯,很好,”梁贏道,隨后指揮張遠他們,都搬回屋子的廚房里。

    隨后,梁忠便開始準備著做晚飯了,過了小半個時辰,晚飯已經被整治好了,三四個菜,畢竟人多,菜少了不夠吃,并且悶了滿滿的一大鍋的米飯。

    幾人在客廳內,吃起了飯。

    梁贏邊拿著碗,邊往自己的嘴里塞著米飯,邊對幾人道:“那于誠包藏禍心,我若沒猜錯,他定是打著‘挾天子以令諸侯’的方式,他讓我們住在這里,這是在半軟(禁jìn)著我們呢!

    這時,孫明插話道:“少爺,那于誠不是說過幾(日rì),他會收拾好了東西后,就主動搬出去這百戶官邸嗎?畢竟少爺您才是真正的百戶官嘛!”

    自從幾人一進到了衡山百戶所的百戶官邸后,孫明、張遠都已經默契的對梁贏的稱呼上改變了,因為這時他們覺得梁贏已經是官了,再叫著大師兄,就顯得很有違和感了,并不是關系陌生了,相反,他們覺得更加的佩服、崇拜起來了這個在和他們差不多同樣的年紀,就成為了百戶官的梁贏了。

    梁忠這時冷哼道:“你以為他會那么好心?不過是暫時的說辭罷了,你們看,這百戶官邸跟平常的百戶官邸可有什么不同?哦對了,你們沒見過正常的百戶官邸,那我可以給你們說說,我倒是見過,那正常的百戶官邸,可遠沒有這個于誠弄的這個奢華啊。很簡單的,他于誠自己弄的這么好,憑啥讓我們‘鳩占鵲巢’?”

    秦小憐這時也插話道:“本來是他于誠在鳩占鵲巢,現在我們倒成了他眼中的‘鳩占鵲巢’了,哼,這什么姓于的,當真可恨!”

    張遠也附和道:“就是,”隨后看向梁贏,道:“那少爺,咱們該怎么辦,怎么應對?”

    梁贏冷哼了一聲,用筷子夾了一口菜,吃下,旋即方道:“該如何應對嘛,其實……說難也難,說簡單也簡單……”

重要聲明:小說《遠東大丈夫》所有的文章、圖片、評論等,與本站立場無關。 RSS Sitemap 第20章 監視手機閱讀

下载山东11选5 广西快乐十分地20期 在哪可以下载到极速赛车app 江苏体彩七位数走势图 福建11选五5前3走势图 红牛策略配资 七星彩怎么中奖 山东11选五预测下期号码 广东十一选五杀号专家 小伙炒股2万赚到70万 广东36选7计划